《长江图》获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贡献奖”

第66届柏林电影节于柏林时间2月20日晚落下帷幕,作为欧洲三大电影节中向来以政治意味浓郁著称的电影节,本届柏林延续并充分发挥自身的风格,顺应着世界政治的潮流与社会的演进,不过在大量冷门电影的铺排下多少显得有些星光黯淡。意大利导演詹弗兰科·罗西执导的讲述难民题材的纪录片《兰佩杜萨纪事》擒获本届金熊奖,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片《长江图》获颁“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

台湾摄影大师李屏宾掌镜的《长江图》拿下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贡献奖”

《长江图》剧组在红毯上

作为今年唯一代表华语片出征的《长江图》最终拿下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贡献奖”(摄影方向)。影片由台湾摄影大师李屏宾掌镜,绝大多数的镜头都采用胶片拍摄,用光影诗意呈现出了时光逆行中的壮阔长江。

李屏宾曾与侯孝贤、王家卫等知名导演合作多年。此次斩获银熊,李屏宾在柏林颁奖礼上感谢了导演杨超、制片人和《长江图》全体工作人员,“没有他们,不可能有这样一部作品。” 《长江图》作为一部极具中国水墨画韵味的特色作品,胶片这一逐渐退出电影摄制主流的介质在其中起到的不可忽视的作用。在这部充满了细节、质感和美感的影片中,李屏宾及影片主创坚持使用传统的胶片拍摄来诠释长江,他认为,长江的美和韵味,只能由胶片的质感才能表现到位。

为了单纯彻底地展现这种美,他和导演加强了长江的厚重感,让层次感明晰化,让它的迷离感更像传统山水水墨画,带给观众直观的视觉刺激。李屏宾觉得用数字拍摄,只能体现长江五分的美,这也是一种不尊重。 同时,拍摄中还不使用灯光,尽量用好的角度和色彩来呈现。

李屏宾(左)与导演杨超(中)制片人王彧(右)分享得奖喜悦

《长江图》制片人王彧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这可能是中国最后一部胶片电影,由于自己和导演都是出身于上世纪90年代正统的学院派,对于胶片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这也是这部文艺片成本高达3500万元的重要原因。“我们就是那种看着胶片底片什么也不干都觉得特别高兴的人。”而拍摄的过程横跨四年,其间柯达公司倒闭,以至于最后的成片中有部分补拍镜头只能用数字的方式进行。

《长江图》剧照

谈及电影本身,李屏宾认为影片以男女爱情为线索,时空交错,引出人对文化,对自然的“责任”,放了很多人文、自然的东西进去,无论从影像还是表现形态都是一部难得佳作。与侯孝贤导演善于呈现华丽风范、古典美不同,《长江图》将自然以最自然的形态呈现,对摄影本身也是一种突破和挑战。

制片人王彧曾经参与了贾樟柯、李杨、王超等多位第六代导演作品的制片工作,早年与贾樟柯合作《三峡好人》时,随着拍摄进程,眼看着三峡被逐渐淹没。《长江图》是又一次用影像记录长江的过程。“我们那个船在江上走的时候,底下是一座座城市,这种感觉是很特别的。有一种倒映的感觉,是眼前的城市和被淹没的城市的一种呼应。”

据悉,影片或将于今年五月登陆全国院线,王彧称“这不是一部简单的纪录边缘人物状态的文艺片,它是一部有自身美学系统的艺术电影,也需要观众自发地去对其进行读解。”

《长江图》海报

Loading